Honey Ripple

瀛洲客

仅以此文祝 @梦里闲眠 大侠生日快乐~

《十二国记》世界观(想详细了解可以百度,作者会在注释里给出所用的设定),有部分二设为了使之贴合景琰和璞璞的人设。苏哲和林殊不是同一个人。

景琰望着如鹅毛般不断飘落的雪片,和早已被大雪覆盖死寂无声的荒原,只觉得阴冷深入骨髓,连心头的血也要结冰。

“战英,城中的粮草还能再坚持多久?”

“最多一个月。”列将军看着自家殿下苍白的带着隐隐青灰的脸色,想到入冬以来殿下每日都只靠吃水煮的百稼(注1)度日,常常忙起来一天才吃一餐,整个人瘦损的已经是形销骨立,又忍不住提起,“若是再不限制难民入城,等不到明年春回,金陵便是一座死城。”

“城内的...

我的侄子不可能这么可爱 1

此文为电视剧设定的高延宗穿越到北齐书设定的高演面前,穿越后即开启平行宇宙模式,所以故事不会按照北齐书记载的进行(真按那个就是BE无疑了,还算啥糖),总之这是一篇有甜有虐有狗血,不正经的撒糖文。


每年到了四哥和四嫂走的那天,高延宗都会到他们在乡间的小院待一天,带上一坛酒几个小菜一个人自斟自饮,晚上就在那儿住一晚,第二天离开的时候留些银钱给附近的村民,请他们帮着平时看顾空房子,以免第二年再来的时候已经是墙倒瓦翻、满院荒草了。

昨晚喝醉后,高延宗靠着院中的桃树睡去,仿佛又听到了四哥爽朗的笑声,听到了屋中四嫂哄平安睡觉时哼唱的歌谣……

“殿下,殿下?”有个尖声细嗓的声音在耳边轻轻...

逆光 Part.11

高延宗站在病房门外的时候心跳捶得胸膛微痛,虽说这半个多月里他知道高演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的,但一想到自己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六叔了,就感到一阵心脏被紧紧捏住的难受。

如今二叔已经不在了,他跟阿殷的关系以后也不知道会变成怎样,四哥跟自己是亲兄弟,原以为他是最能理解自己的,现在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高延宗在来沈阳的路上想了一路,他觉得自己也许不是因为高殷要挑起家族内斗才跟他对立,也许不是因为四哥的作壁上观而失望离开,也许不是因为是高殷先动的手就对他只字未提高湛已在北平培植起自己的势力……会这么做,只因他在情感上早就站在了高演这边,怎么做对六叔有利,高延宗不是不懂的。

陆贞见这小少爷迟迟不去敲门,知...

逆光 Part.10

高殷推门进来的时候神色有些复杂,急躁中带了点惊惶,他没有像平时一样先跟他母亲还有杨襄理问好,而是径直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垂首沉默着。

李祖娥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倒是杨愔先说话了:“少爷想必已经知道太原发生了什么,您那边得来的消息怎么说,高演现在是生是死?”

高殷抬头看着杨愔,愣了一愣,说:“并不确定,只说现阶段没有找到六叔的尸体。”

“那么少爷您推测高演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我觉得六叔应该是还没有死……如果六叔已经死了,那天晚上埋伏在我们家附近的那些人不会又匆匆撤了……”这时高殷才发现事情有点不对,他本来是来质问杨愔为何在他不知情的时候算计六叔,还把他母亲也牵扯其中,可依照杨愔刚刚...

[古剑二][乐夏/全员]小伙伴们啊快去创造奇迹 PART 1-19

爱死这篇了,当年圣剑召唤下聚集了多少位优秀的法师啊_(:3 ⌒゙)_

月下对酌:

拟龙paro,以前在36发过的。打文名TAG方便搜索。

为了魔法师们我也要把这篇文填完。

这文非常逗比,没什么沉重背景,就是为了OOC逗乐治愈而生,希望大家喜欢。

四格还没发完,我慢慢来=v=


PART1 乐无异

无异吃了一顿辣炒螺丝钉,舔舔手指,打了个饱嗝,一枚铜币从他嘴里飞出来,落在地上,颤颤悠悠,铜币正面有个小小机关人的图案,背面是几个谁都看不懂的字符。

面前是一堆散落的铜片,已经完全看不出它们曾经是一棵铜质的圣诞树。

“乐、无、异——!!!”在他开开...

[古剑二][乐夏]你是人间温柔颜色

月下对酌:

*dessert love ,一发完结

*梗来自 @第十二只逗比 和 @Honey Ripple ,致以最真挚的爱意╮(╯▽╰)╭


乐无异是个有喜欢的东西就可以不要命的家伙。

为了搞定一个课题,他没日没夜吃住都在实验室过了整整两个月,再见到阳光的时候路都走不稳,头一阵阵发晕。

谢衣看不下去,强制性给他放了一月的假,连他的实验室的门卡权限都暂时取消了。

于是实验狂人乐无异只得买了一张飞机票,多番辗转——目的地由阿阮友情推荐——在南方静水镇租了一间临河的屋子,住了下来。


旅游淡季,静水...

逆光 Part.9

高演在被人扶进车里的时候有了一些意识,可四肢毫无知觉,他猜想还有人在摆放自己的身体,不敢贸然睁开双眼,装作还未清醒的样子。

“嘭”的一声是自己身边的车门被关上的声音,前排的座位上又有什么被放了进来,随后有人启动了车子,接着是前面车门关闭的声音。

车子缓缓开动,高演睁开一点眼睛,发现自己正坐在来时的那辆车上,座位跟来时也没有变化,紧挨着的车窗还保留着被自己打开的一道宽缝,一些绵绵细雨正从窗外飘进来。前排的司机姿势有些奇怪,僵硬的靠在座位上,两手架在方向盘上,前方夜路茫茫司机却没有打开车灯。

突然高演发现前方的夜色中出现了零星的灯火,数盏灯连成一个规则的图形,在没有月光的阴雨之夜显得很朦胧。...

© Honey Ripple | Powered by LOFTER